“明哲兄,你看此画!”

他把那画递过来。

那明哲兄接过,心里有些纳闷:自己身边这位同伴虽然称不上书画大家,但也是在画坛上有一定名气的人物,能让他拍案叫好,绝非易事。

拿起画,周明哲只看了一眼,便眼前一亮。

这是一幅工笔具象:烈日炎炎,下面阡陌田野之上,一老农手持锄头,正在躬身耕种。

姑且不谈意境意韵那些,光是笔触线条,人物形象,四下景致,便描绘得栩栩如生,很是生动。

这绝对是一幅水平之作,虽然达不到名画水准,但挂到翰墨街的书画店铺里售卖,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周明哲再去看题字诗词,读完,不禁一拍案:“半山兄,这题诗才是精品。”

“哦……”

石半山侧身过来,刚才他顾着看画,没有看诗,现在读着,一字一句地念诵起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顿一顿,叹道:“好句呀,此子必出寒门。”

这首诗简单朴素,浅白易懂,却又琅琅上口,其中自有诗意,把农耕之苦的道理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

两名夫子对视一眼,立刻有了定论:上午的书画才艺比试,魁首非其莫属。

……

一众生员代表,不管交作品还是没交的,都在棚子里等待结果揭晓,不能离场,不过互相之间能够走动,说话。

王甫走过来,说道:“不矜,我看你画画了。”

陈唐笑道:“手痒无聊,就画了一幅。”

王甫点点头,不以为意,压低了声音:“不矜,你早上吃过饭没?”

陈唐回答:“吃了张饼。”

王甫顿时道:“你怎么能吃早饭呢?”

陈唐愕然。

王甫就道:“你应该留着肚子呀,一会结果揭晓,广场上便会开桌吃饭,每一桌,起码八大碗菜,有鱼有肉,牛羊鸡鸭皆备,何等丰盛。所以说,你应该跟去年一样,不但不吃早饭,连前一天的晚饭都不能吃。这样,等会才能吃得多。”

陈唐听得满脸呆滞,回想起来,去年的时候,前身还真是这么干的。

他便问:“清阳兄,如此说来,你岂不是饿了两顿?”

王甫一脸得意:“岂止两顿,昨天午时,我也没吃什么,就喝了碗粥水。”

陈唐一竖大拇指:“高,真高!”

除此之外,实在无话可说。

这时,那红巾汉子踏上广场,手中扬着一张红纸,一敲铜锣,高声道:“各位秀才公,上午的书画比试结果出来了,魁首者……”

故意顿一顿,再一敲铜锣:“是来自陈家村的陈唐,陈秀才。”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哗然,一道道目光朝着陈家村所在的棚区位置扫来。

很多人,甚至连陈唐是谁都不认识。

“第二名,是宋家村的宋云山……第三名……”

“下面,请三甲生员,出来领取彩头赏钱。”

立刻有名丫鬟端着木盘来到广场,木盘上放着三个红包,一大两小,里面装着彩头赏钱。

而负责发赏的,正是胡老爷。

“你,你得了魁首?”

棚区里,王甫两眼睁得大大,难以置信地看着陈唐。

陈唐道:“我在学院,跟人学了一阵子画。”

王甫差点失声叫出:“你去学院,不读经义,去学画?”

陈唐笑道“不算正规,等于是偷学吧。”

说着,迈步走出,来到广场上。

无数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审视,质疑,以及疑惑。

短短一会儿工夫,“陈唐”这个名字便传扬开来,有人想起来了,说陈唐曾在胡家庄上担任塾师,会不会因为这个关系,所以他才夺了魁首。

站在广场上,陈唐那卖相不俗的仪表身材着实又拉了不少仇恨,一时间,多有非议哗然声。

“肃静!”

红巾汉子一敲铜锣:“三甲书画,装裱之后,会悬挂于场上展出,有无问题,大家一看便知。”

闻言,四下的质疑声响才平息下来。

“多谢胡老爷。”

接过大红包,陈唐笑道。

两人近距离相处,但他仍是瞧不出对方有甚问题。就是个保养得很好的富家员外,并无出奇之处。

胡老爷自是记得他,满脸笑容地道:“陈秀才,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刚才看过你的画,实在不错,没想到,你除了写文之外,书画也颇有造诣。”

陈唐道:“涂鸦之作,胡老爷过奖了。”

两人一说一答,旁边站着的宋云山程黑脸,本以为今年的魁首非自己莫属,哪知道半路杀出个陈唐来。先前宋云山在棚区里受了不少同伴好友的吹捧,现在看来,面皮无光,很是尴尬。

领完彩头赏钱,有人员收拾场地,很快,就在广场上摆出一副副椅桌来。

这是要进行午宴了。

众多生员,等的便是这一刻,纷纷落座。

陈唐与王甫他们同桌,王甫还是眼睛鼓鼓地盯着陈唐看,似乎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这般执著的目光,直到丫鬟端上第一道菜后,才从陈唐脸上,转移到了菜上。

白斩鸡,整一只的,把盘子堆得满满的,鸡皮鸡肉上,油光可鉴。

根本不需要任何招呼,以及客气之言,一双双准备多时、如饥似渴的筷子已经非常灵活地伸了过来。

一道道菜上得很快,生员们吃得也很快。除了少数人外,几乎都是狼吞虎咽的吃相。

这年头,穷酸落魄的秀才实在太多了。

“清阳兄,慢点,别噎着了……”

陈唐看见王甫的吞咽速度,颇为担心。

但王甫哪里理他,也无法回话,因为嘴里塞了满满的肉,说不出话来。

这一顿风卷残云,连汤汁都被一扫而空。

除了乡绅们那边,秀才公的饭桌上,桌桌差不多的境况,自也不怕谁笑话。

午宴过后,一众生员各回棚区位置,出恭的出恭,方便的方便,做完些琐碎事,还能抓紧时间憩息一会,因为半个时辰后,文会的重头戏,经义比试就要举行了。

相比书画才艺,经义文章是在座生员的基本功,不可能再交白卷。理论上,谁都有机会获奖的,毕竟临场发挥,存在诸多变数,没有十拿九稳的事。

如果说上午的书画才艺,能杀出陈唐这匹黑马来,那下午的经义考试,自己就不能成为黑马,一鸣惊人吗?

所以就连王甫,都摩拳擦掌起来。

不聊斋《第五十五章:魁首》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陈留堂进行宣传。武侠修真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