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冷哼一声,什么世道了还跟她玩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而且就她这个性子怎么可能来主动给自己送东西,肯定是尹月吟那女人遣她过来的,要说世故处事,小丫头到底不如老女人。

凌香看了一眼苏寒月侍女手里端着的锦缎,嘴角抽了抽,这布料老气的都能给老太婆穿了,这怕不是给哪家老老夫人剩下的吧。

苏寒祁桃眼微沉,刚想说不,随即眼眸一转:“好,那我就谢过妹妹了。”

见苏寒祁收下,苏寒月暗自窃喜。

“那妹妹就先走了,婚礼上的筹备我还要同母亲商量,就不在姐姐这停留了。”

那娇滴滴的语气,苏寒祁心想,被蛇咬一口一定能哭很久吧。

柳未白了苏寒月那女人一眼,从小到大女人见的不少,苏寒月是他最讨厌的那种。

柳未站在门口,冷俊的面孔上总是夹杂着几丝淡淡的邪气,凤眼又生的多情如夜,薄唇轻抿,嘴角又几分自然的微微上扬,饶是冷冰冰的站在那,也有种惑人的感觉。

苏寒月抬头瞅了一眼柳未,这男人生的可真俊俏,不知道是苏寒祁花了多少钱请来的。

本来不景气的小院子现在她看有这等人在竟多了几分生机。

苏寒祁见苏寒月在门口处停了几秒,不怀好意的开口问:“妹妹看上我这侍卫了?已经是要和三皇子成婚的姑娘了,想着吃锅望盆可不是好事,不如我去同太后说说取消你和三皇子的婚事把他指给你如何?”

这话说完,门口的人眉头一紧,脸上浮出不太喜悦的样子。

苏寒月心中一惊,这女人真是什么

都敢说:“…姐姐多心了,只是府上突然多了个陌生的脸孔有些好奇罢了。”

说完就带着侍女匆匆走了。

这一路上她的气都不打一出来。

苏寒祁的三寸不烂之舌她是见过的,在华清宴上哄的太后眉开眼笑当众封了郡主,那都是有目共睹,连皇后都不敢开口质问。

而且在华清宴上当众为太子挡了一刀,在启动皇族眼里无论她是何居心那都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太后肯定因为这件事对她颇有好感。

如果她抽风真的去和太后请命为自己解除婚约,恐怕自己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她和宋准解除婚约就是一心为人,可自己若是解除了婚约就是水性杨花了,和她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寒月喑哑,苏寒祁这话简直就是在给挖坑,而且对方是个侍卫,是她府中的人,倘若真的惹毛了她,她去找太后请命,万一一道懿旨下来,谁敢不听。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竟如此狠毒。

不过她又暗自一想,冷哼了几声,那女人土气的品味还是没有变。

…………

凌香看着那丑陋无比的锦缎内心崩溃:“小姐,这东西这么老气横秋的,我看着都觉得不好看的很,你还收下它们作甚?”

苏寒祁嘿嘿一笑:“卖钱啊,这么好的料子卖给棺材铺做寿衣一定赚一点。”

凌香听着她这段话噗嗤一声笑出来:“亏你想的出来。二小姐是想让你穿着这花色的衣服去她婚礼上?我看到时候你就穿着去,自家姐姐穿的这么丑,正好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丢的是她的人。”

()

开局壹王妃《第89章 砸自己的脚》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河豚白子进行宣传。综合其他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