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赶往萧家祖坟的村路上,丁家的车在前面,萧家的车在后面。

出机场的时候,丁峰的身份优势彰显出来,因为身份特殊,走的专门通道,速度很快,故而先赶往祖坟所在地。

本来,他们应该快很多,但如今两家的车都在路上像蜗牛一样爬行。

因为前方只有一条乡村路,而恰好赶上一家有人办丧事,遇上出殡的队伍,行驶缓慢。

刘飞与萧治国等人坐在后面车上,倒是没有在意。

前面的丁峰有些着急,他希望事情早点儿解决。

咦!

一直坐在车上很少开口的孟和突然发出疑惑声音。

单初妮和丁峰同时看向孟和。

孟和双眼微缩,盯着前面的出殡队伍,眉头紧锁,“前面的棺材有问题!”

丁峰和单初妮同时看去,除了慢,没有发现什么。

“停车,我下去看看!”

“孟道长,我们还是办正事要紧。”丁峰不想耽误,而且对于这些乡村风土人情,倒是不反对,但接受不了。

若是被传出去,对他影响不好。

孟和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路,“他们这个速度,弄不好到天黑都无法到达墓地,他们走的慢,我们就动不了,结果是一样的。”

丁峰闻听,倒是这个道理,点点头,“辛苦孟道长!”

司机停车,孟和下车。

丁家车停下,萧治国的车也跟着停下,刘飞抬头看向前面,此刻注意到出殡的队伍。

一口不大的棺材,竟然有八个人抬还走的很慢。

最重要的是,八个人的腿都在发抖,就像是有千斤重量压在身上。

“情况不对。”刘飞脱口而出。

“刘少,有问题吗?”

“那个死人心不安,不愿意走啊!”

萧治国和萧言同时看去。

孟和已经走进出殡队伍,“无量天尊!”

孟和打了个法号,原本正在出殡的队伍瞬间停下,众人纷纷看向孟和。

孟和目光直接落在出殡队伍前面的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少妇身上,“请问死者的生辰八字是否方便告知?”

少妇就是一愣,人群中一名主事的人走过来,对着孟和客气一笑,“道长,我们忙着出殡,您若是想要吃饭,到村子里面去吃饭。”

孟和摇摇头,“你理解错了,我之所以叫住你们,是因为你们抬的棺材有问题。”

啊?

人群发出一片惊呼。

那些抬棺材的人脸上就露出紧张之色。

“你们看,他们八个人,长得如此壮实,抬这个棺材正常不应该有问题,但却很重,走得很慢,地上深深脚印,你们没有发现不正常吗?”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其实也早就发现了,但一直以为十几个人故意走得慢,想要蹭东家好处。

尤其是男主死了,剩下孤儿寡母,很多男人心中都会有邪恶想法,故而也就没有多想。

如今——

都愣住了!

“道长说的太对了,正常就是这个棺材,我一个人都能够扛起来了,现在竟然重的像上千斤。”

“要不是亲眼看了棺材,我都可能会以为里面装了石头和铁呢?”

“道长,你快点儿帮忙想办法解决一下吧?”

八个人中,一名最壮的男人大声嚷嚷着喊出来。

瞬间,得到其他人的相应和赞同。

少妇闻听,脸色大变,露出紧张,扑通一声,跪在孟和面前,“道长帮忙,男人的生辰八字是……”

孟和默默记住,掐指计算,脸色大变,“今天出殡是谁安排的?”

女人脸色煞白,紧张的不会回答。

主事的人走过来,“我们就是按照乡下习俗安排的。”

“胡闹!死去之人生辰八字与今天相克,而且他还带着极深的怨念和担忧,不愿意离去,你这样很容易惹出大祸,甚至连累全村的。”

啊?

许多人惊叫出来,纷纷下意识远离棺材。

“道长救命啊!”

少妇跪地哀求。

孟和长叹一口气,打开背在身后黄挎包,拿出符纸和朱砂笔,刷刷点点开始书写,接着将符纸贴在棺材上。

“轻了!棺材变轻了。”

本来勉强撑着的八个人,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孟和没有停手,又是一番施法,最后让少妇带着孩子给棺材磕头。

忙活完以后,拍拍手,“走吧!抓紧下葬,入土为安。”

主事之人上前,“多谢道长,请问多少钱?”

“我是茅山道士,这次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帮助你们,给我一块钱即可。”

这种事不好白干。

少妇更加感激,再次跪地磕头感谢。

孟和手中捏着一块钱返回,出殡队伍这下走的别刚才快至少几十倍。

丁峰看到孟和出手,圆满解决,更加惊叹。

亲自下车给孟和开车门,“道长真是好法术,让我佩服。”

孟和微微一笑,“这是本分之事,我们茅山道士做的就是这个。”

“道长只收一块钱,真是宅心仁厚。”

孟和将钱放好,“白事不好白干,否则这些钱我都不要。”

这让丁峰想到刘飞收了他们丁家一半的望海市发展银行股份,非常鄙视。

单初妮冷哼一声,“这点儿本事还算本事?那是因为没有看到刘飞的本事。”

“闭嘴!别瞎说!”丁峰大声呵斥。

孟和笑着摆手,看向单初妮,“真爱不得,由爱生恨,远走他乡。”

“道长,这是什么意思?”丁峰询问。

“这是我送给单小姐的爱情忠告。”

丁峰脸色瞬间不悦,单初妮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

孟和微笑,转头不语。

“哼!妖言惑众,我才不信。”

“你喜欢的男人与你无缘无分,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单初妮脸色煞白,接着眉头紧锁,气鼓鼓说道:“这种骗术,就不要说了,我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闭嘴!以后不准再与刘飞交往!”

“爸,你……”

“你要是再与刘飞交往,可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你这是独裁,难怪我妈和你离婚。”

啪!

丁峰抬手给单初妮一个嘴巴。

哇!

单初妮直接痛哭,打开车门下车,朝着刘飞的车跑去。

“走!”丁峰对司机命令道,脸黑的像锅底,身体都有些发抖,脸火辣辣的热。

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个女人的身影,让他拳头紧紧握在一起。

第一女婿《第770章 茅山道士显威》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我不做屈原进行宣传。都市言情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