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碧财迷,野鸡翅兔都想要,这两样烤着吃炖着吃都好吃,看见了就不能放过。

可她捉不过来,只能选一样。

纠结两秒,罗碧提了一口气奔着野鸡去了,野鸡疲于奔命,眨眼间就被罗碧抬脚踩住了一边翅子尖。野鸡又惊又怕,整只鸡乱扑腾,鸡翅子打到小腿上隐隐作疼。

这是踩的不够狠,罗碧右脚用力踩结实翅子尖,蹲下身从旁边捡了根半干的树枝,挥起来抽了好几下,野鸡受疼晕死过去。

你看,老实了吧!罗碧扔进袋子,转身又去捉翅兔。

翅兔没跑远,奔着空中打斗的战场那边去了。

“伍勺子,拦住它,拦住它。”罗碧一边追,一边喊,不管阵器是不是人,她现在就当人用了。

要不怎么办?除了伍勺子它们,罗碧没帮手。

伍勺子正按着一只成年黍鸟拍鸟毛,如果有手它就薅鸟毛了,可惜没手,只能悠着拍,拍不死,拍不晕,但一勺子下去,鸟毛呼呼的掉。

鸟毛没长在人身上,人不知道疼,勺子不知道疼,但黍鸟疼啊!本来叽叽喳喳的叫声,这会儿光会喳喳,不会叽叽了。

要了鸟命了!

要问伍勺子损不损?听听被薅鸟毛的黍鸟叫骂就知道了。

喳喳:居然薅鸟毛?太不要脸了。

喳喳:不要脸!不要脸!

咯:······

喳喳声中突然冒出来半声鸡叫,其它黍鸟扭脖子,你看我,我看你,天雷滚滚。刚才好像听到一声鸡叫?而且就在它们身边。

学鸡叫的黍鸟清清嗓子,换成喳喳:太疼了,失误,我换回来了,喳喳,喳喳。

退出战场的黍鸟小队长拍拍翅子,喳喳:别慌别慌,是纯正黍鸟语。

其它黍鸟平静下来,喳喳的交流:吓一跳,还以为有杂毛鸡混进我们队伍了,还好还好,是自己一国的。

一只黍鸟叫起来,喳喳:如果杂毛鸡敢混进来,一起喷死它。

口气不小,如果它现在没被按着薅鸟毛的话,会更有气势。

伍勺子听到罗碧咋呼,歪着勺子不明所以,有些话它懂,有些话它不懂,罗碧现在的话它就不怎么明白。伍勺子都不懂了,更遑论红瓷勺子,那是真不懂。

罗碧一瞧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比划着大声喊:“跑过去的那只是翅兔,降下去,拍一勺子就行。”

红瓷勺子依旧不懂,伍勺子大概懂了,弃了薅干净毛的黍鸟,跳起来就给了翅兔一勺子。翅兔不经打,一歪头,晕死过去。

罗碧缓下疾奔的脚步,喘口气走过去,拎起翅兔扔进袋子。

接下来罗碧又发现了几棵紫玉米,剥开外面的叶子,里面的玉米很嫩,适合煮着吃,或者烤着吃。一棵一棵掰完,罗碧数了数,大大小小一共三十一个。

中午本想回去吃,下午再回来,但瞅瞅一捆一捆的黍谷,罗碧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物资太扎眼,还是适合天暗下来再回去。

正午阳光正烈,罗碧洗了洗手,从零食袋子里翻出烧烤味的小鱼干,凑活了一顿。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第1316章 现在就当人用了》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一见我珍进行宣传。都市言情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