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杀!杀!张涛竭尽全力战斗,伤势越来越重,流血越来越多。

但他为万古杀体,为战斗而生,为杀戮而生,战斗起来很疯狂,眼睛里除了杀戮,除了打败对手,已经没有多余的光芒。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打败他,干掉他!然而令张涛郁闷的是,任凭他是用什么招数,都无法在对方身上留下半点伤痕,这根本就是个怪物。

尽管他没有放弃机会。

但真的,很绝望。

时间过得很漫长,张涛已经断了一只手,但他还必须全力以赴,因为对面那家伙根本不停手。

“师父,徒儿不孝,可能不能孝敬您了!”

轰!轰!轰!咔嚓终于,张涛和对方大战八百回合的时候,又断一条手臂,仅剩下两条腿的他战斗力锐减,死亡的阴霾已经笼罩在头顶。

这已经不是放不放弃希望的问题。

而是……压根没希望。

轰隆隆!就在张涛已经绝望的时候,宫殿发出隆隆响声,头顶上出现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他的对手纵身一跃,如一颗导弹发射似的飞入洞口,消失不见。

那个洞口,也随之闭合。

“怎么回事?”

“走了?”

张涛一脸郁闷,但所幸活下来了。

只要不再出现新的可怕的对手,给他喘息之机,一切都……容不得张涛高兴片刻,大殿中心位置,升起一座正方形平台,高达三米。

平台上杵着一尊雕像。

“师父?”

“怎么会……”令张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看到这个平台上的雕像一瞬间,心中泛起惊涛骇浪,因为那不是普通的雕像,那张面孔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是林青。

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雕像栩栩如生,给他的感觉是林青站在面前,而非一尊雕像杵在这里。

“这究竟什么鬼地方!”

哈哈哈哈……令人心神颤栗的狂放笑声,打断张涛的思绪,响彻整个宫殿,传遍每一个角落,即使捂着耳朵也能听清楚,仿佛直接渗透到灵魂深处。

“谁!出来!”

“少在这装神弄鬼,有种出来一战!”

张涛盘坐下来,运功疗伤,并趁机恢复力量,断裂的双手正在愈合。

但他的战斗力,短时间无法恢复到巅峰时刻。

张涛不得不警惕四周,万一暗中的那个人真跑出来,搞偷袭,后果不堪设想。

“你到底是谁!别光顾着笑,出来……”仿佛听见张涛的声音,并愿意作出回应,笑声戛然而止,充满亘古沧桑的声音,随之响彻:“吾乃血魔老祖,遭黑魔帝追杀至此,身负重伤,不得不隐藏起来,并开创血剑门,挑选精英作为老夫的传人。

奈何伤势太重,还未挑选出真正的传人,老夫已命不久矣。”

“特留下传承于此,谁能通过考验,得老夫真传,便是老夫入室弟子。

若能登临魔帝境界,须斩杀黑魔帝,为老夫报仇雪恨。

若不能达到魔帝境界,须另寻传人,继承老夫得遗志。”

“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嘎嘎嘎……”话音落下,怪叫声再次响起,宛如九幽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魔,让人毛骨悚然。

张涛一个激灵,差点吓抽筋。

“什么狗屁的血魔老祖,貌似,还是血剑门开创者?

和什么黑魔帝有仇?

啧啧!说的好像很牛逼似的,有我师父那么厉害吗?”

张涛哂笑。

咔!咔嚓!在他面前,方形平台上,那尊和林青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雕像咔咔裂开,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缝蔓延开来,眨眼之间支离破碎,化成一滩尘埃。

雕像破碎后。

掉出一个卷轴。

黑漆漆的卷轴散发出魔性力量,充满亘古苍凉的气息,纤尘不染,静静躺在平台上。

不!不是躺着,而是漂浮着。

仔细看就会发现它看似着地,实则和方形平台之间还有两毫米的距离。

“这丫的氢气球做的吧?”

张涛撇撇嘴。

手伸过去,才发现卷轴称重如山,以他受伤的手臂根本无法撼动,甚至他有种感觉,全盛时期也拿不起来。

“丫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张涛并未留意到,他手上残留的血迹碰到卷轴时,被对方吸收掉。

哗!片刻后,卷轴光华内敛,自动飞到他手中。

“万古杀体?

啧啧!虽然是移花接木得来的万古杀体,但是还勉强凑合。

就是这修为太垃圾,太垃圾了!”

怪异的声音,尖锐刺耳,好像有人在眼前喊话。

和刚才充满亘古沧桑的声音不同,明显不是一个人,张涛也上下左右四处寻找,却不见有什么东西。

“丫的,别找了,爷在你手里呢!找什么找,白痴!”

咣!张涛吓一跳。

他手里有什么?

毫无疑问,是卷轴,这玩意儿也能开口说话?

听起来像个二百五似的。

下意识朝下一甩,卷轴一边砸在方形平台上。

“丫的,你小子疯了,居然敢咋本大爷,信不信本大爷让你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卷轴嗷嗷叫,气急败坏。

居然还颤动着,挣脱张涛的手掌。

哗!一下自动打开,缠绕在张涛身上,如同一匹布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并且越收越紧,如同榨汁机似的,要把张涛碾碎。

“混蛋!快松开!会出人命的!”

“哈哈!知道爷的厉害了吧?

你叫啊,大声叫啊,你叫的越大声,爷就越开心!”

卷轴嚣张无比。

张涛:“……”这个卷轴能说话也就罢了,毕竟他和淼淼一起,知道淼淼能听懂兽语,兴许这个卷轴年代太久,成精了。

但是这家伙跟个老流氓似的,说话听起来怪怪的。

“我命令你,快松开!”

“紧啊?

紧一点不好吗?

爷就喜欢紧致的,太松弛了多没劲啊。”

卷轴阴阳怪气,充满调侃。

张涛简直要崩溃了。

这他姥姥的确定是一个卷轴,不是个老流氓?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从实招来,否则别让我逮着机会,非把你丢锅炉里烧了不可!”

张涛威胁道。

“爷是古往今来,纵横天上地下,笼罩四海八荒,传承无敌功法……总之,爷就是个卷轴,你烧不坏,扯不烂,爷挣不开,你想咋滴?”

“混蛋,快放开!”

“要放开你也不是不可以,先跪下,给爷笑一个,兴许爷高兴了,就放开你了!”

卷轴大言不惭,活脱脱一个老流氓啊。

张涛龇牙咧嘴,忍着痛,问道:“卷轴是吧?

你是那个什么血魔老祖的宝物吗?”

“血魔老祖?

那是我小弟!”

噗!张涛崩溃了。

没被那个奇奇怪怪的,和他长一模一样的“人”打死,反而要被一个破卷轴勒死,还有比这更憋屈的吗?

“放开我,咱们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

“你求饶,爷不一定会放开你,但是你不求饶,爷肯定不会放开你!嘎嘎嘎嘎……”“你告诉我,血魔老祖的传承事什么!我再求你!”

“我不知道啊!”

“……”张涛一脑门黑线,他真的想把这破卷轴丢到锅炉里烧个三天三夜,即使不能烧掉,也必须熏得它一身黢黑。

太过分了!

重生之都市仙帝《第1436章 坑爹破卷轴》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滴血的刀锋进行宣传。玄幻魔法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