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生命不是件容易的事。

人类有生老病死,还有所谓的身分证验明正身。

玉子琼每个一段时间都要变化身形,也许长高一点,脸庞轮廓变长一点……

这时,狐妖的天赋就有优势了。

当玉子琼和胡荞喜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对着镜子琢磨半天,特别是胡荞喜,她纠结着皱纹,就是不肯给自己的五官增加一些成熟的细纹,从少女小说家升格成熟女作家。

苏长乐和她儿子显得格外轻松,年轻貌美的影后逐渐散发出成熟的韵味,眨眼十年过去,就是一个身价百亿的美魔女。

安虞年同样的,整整衣袖,调高身段,一下就是事业有成的美青年,但回头面对依然懵懂稚嫩的玉子琼,他很快弃壳卸甲,恢复成青涩可口的少年姿态,像少女摇尾乞怜。

安虞年热衷于带着玉子琼“约会”,据他说是模仿人类的互动实习。

两人以少男少女之姿,跑遍各大城市的游乐园和公园,四处都有他们的留影合照。

但大概是安虞年太嚣张了,姜家一些人发现安虞年还活着,立刻全员出动要去逮、劝他回来,只是三昧真火已经练化为狐火,安虞年一吐气就烧穿了所有阵法结印,带着玉子琼轻松离开。

没了致胜真火,姜家不得已隐姓埋名,而苏长乐夺了他们的除妖至宝,也算报了仇,替妖界除了一害。不少小妖除了称苏长乐为妖后,也称她的儿子为妖王。

当然,一切安虞年都不在意,舍去了凡人的旧壳,他不在被任何东西拘束,那些曾经的负担:学业、家庭,姜家通通离他远去。

力量就是自由,他终于可以专心追求唯一想要的目标,只是不时就要和安爷爷报备根本没什么发展的进展,安虞年有些小烦躁。

“你是真心想跟我谈恋爱吗?”站在光彩华丽的摩天轮前,安虞年垂睫,拉着少女的手,表情委屈。

“你说要教我的阿。”玉子琼不解,他不做,她又怎么会,就是要他做了,她才能模仿阿。

“………”安虞年突然有些恼怒自己,怎么狐妖厚颜无耻的个性这种时刻偏偏龟缩起来。

他看着少女清澈直视的目光,抿了抿唇,渐渐心虚转头。

也只有什么都不懂的玉子琼才会要求他积极主动,偏偏安虞年从同学和小说得来的也是一知半解,光顾着脸红心跳,却迟迟没办法进展到下一步。

于是,两人牵手就牵了十三年,最多也只是摸了摸脸颊,举止亲密罢了。

身旁的长辈都以为两人是三十岁过后就要论及婚嫁的进展,却没想到在熟男熟女的外表下其实还是一对青涩懵懂的少男少女。两人进展速度之缓慢,另外两妖也看不下去。

“你说直接下春/药如何?”苏长乐和胡荞喜坐在其中一个摩天轮上,开了妖目偷窥着在摩天轮下拉拉扯扯的二人。

“下个头!三妹是块宝玉,要慢慢呵护呵暖!才能任你们这些急色狐妖狼吞虎咽!!”

胡荞喜恨恨哼了一声,她看两人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狐粪上,她三妹是如此剔透可爱,竟然被苏长乐内定给她儿子,太过分了!!

“在呵下去,清河都要先变成石头了~”苏长乐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指甲一弹,趁着他们的车箱轮至最顶端时,朝外头射了几道光束。

咻—

幽黑的夜幕,几朵烟花绚丽绽放,点亮了无数男男女女的瞳孔,也将暧昧的气氛炒至成熟,只待点燃爆炸的一刻。

安虞年被那烟花弄花了眼,一时间也不知道哪来的念头闪过,只记得在烟火摩天轮下好像是最适合告白的场景。

耳边尖锐高亢的爆炸声无疑是最好的激励,他一鼓作气,按住少女的肩膀,急切将她按入怀里,送上一吻。

当然,闭着眼睛怎么可能会对准,安虞年这一吻,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少女的额头上。

玉子琼抬眼,额上软软的,原来恋爱就是这样阿?

于是她对着少年优美线条的下巴,也奉上一吻。

可怜的安虞年完全僵住了,他一边想导回正轨,另一边又舍不得少女落在他锁骨附近的那一吻。

在旁人看来,无非就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喔喔!!”苏长乐把两手当成望眼镜,在车厢上看得入迷:“不错喔、不错喔!一上一下喔!!”

胡荞喜双手遮脸,死命拒听苏长乐的直播:“不不!!我三妹的清白!!我不要那么快当姑姑阿!!”

又是闹哄哄一片,距离真正恋爱的进度,勉强跨出一小步了吧?

反正,也还有千年的时间可以慢慢熬阿。

完。

[古穿今]琵琶精的奇葩日常《60.第六十章 琵琶精的日常》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溫奶茶进行宣传。都市言情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