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武阳城静寂无比,但夜里传递来的冷却又好似在说这个夜的不平静。

“嗡”的一声响,一群人从夜空划过,速度如流星一般,紧接着是武器相撞发出的声响尤为刺耳。

“什么事?”风晚晴打开了一扇窗,星眸很快就锁定了被追杀的那个人。

“属下这就出去查看。”南宫唐唐道。

风晚晴静观了片刻,扬手道:“不必,我知道是谁了。”

“主子的旧识?”

“算不上!”风晚晴把窗关上,行至榻边,脱了鞋子上榻歇息,身子背向她们表示不想再多做交谈。

南宫姐妹会意,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正在此时,一个黑影从风晚晴的窗口略过,紧接着窗户径自开启,碧落一袭绿衣御物而行,只见一束光一闪而过,碧落已经进了风晚晴的房间。

“有门不入,喜欢爬窗,活得久了登门的方式果然与众不同。”风晚晴不知何时已经坐在木椅上,茗着杯中的热茶,脸上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

“我可以跟你交易。”碧落简单明了的说道。

“你说的是哪个交易?”风晚晴无辜的眨眨眼。

碧落细眯双眸,被人愚弄,不论是谁都不会有好脾气,她冷着声道:“我告知与梵卧的往事交换你的身世。”

风晚晴咧嘴一笑,“我的身世似乎很多人都感兴趣呢。”

“很多人?还有谁找过你?”

“玄天派的人。”

碧落面色一滞,喃喃自语道:“难道落凤已经追查都这里了?”

风晚晴佯装听不见,继续说道:“我也不绕弯子了,谷穗笛和你们的秘密我都要知道,而换的依旧是我的身世…”

碧落叱道:“你的算盘未免也打得太响了。”

“你可以选择不合作,等着妖魔两道的人马一起过来了,纵然是有十个梵卧,恐怕也救不了你。”

默然,碧落知道此行的凶险,她铤而走险出谷,为的就是查清心中的疑惑和解开梵卧的心结,六神器重现人间,这是命运轮回的天意。

低头看着别在腰际的谷穗笛,碧落心中有了动摇。

“时间不多,你可以回去再多想一日。”风晚晴放下茶杯,起身欲回榻休息。

“成交。”

风晚晴顿住了脚步,显然对于碧落的爽快有些措手不及,“条件呢?”

“没有条件。”

风晚晴轻笑出声,“有趣!”

...

“余夏,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碧落现在身在何处。”蛇姬虎口钳住余夏的下颔,目光凶恶无比。

余夏冷笑,“用见不得光的手段抓我,还妄想我告诉你师父的下落,区区一只蛇妖…”

手掌收紧,余夏的脸被捏得有些扭曲,“劝你别惹我不高兴,那么俊俏的脸若是把皮剥下来,可惜了。”

尖利的指甲在余夏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余夏眼中没有半分怯意,无所畏惧的直视蛇姬,“长得丑陋,再怎么变,还是那么丑陋。”

蛇姬恨的牙痒痒,一个挥袖,余夏被甩开了好几尺,而后重重的砸在地上,短暂的昏厥过来,余夏慢慢的坐起来,“恼羞成怒了。”

“看你嘴硬到何时。”

语毕,蛇姬飞身上前,使出各种致命的招数折磨余夏,被五花大绑的余夏一招不剩全都承受了,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口中溢出。直至余夏瘫软在地不再动弹,蛇姬这才住了手。

“蛇姬大人,不如用幻术迷了他的心智让他说实话。”一旁的小妖说道。

“我的幻术对他不起作用。”蛇姬瞪了余夏一眼,方才余夏直视她的双眼就是在向她挑衅,想到此处她就更来气,抬脚便踹了余夏的肚子一脚。

“那大人想如何处置他。”

“既然没用了,杀了他,我倒是要看看碧落如此还能躲到何时。”

“遵命。”小妖开心的领命,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问道:“大人,这人的皮囊可否让小的享用。”

“随便你!”

小妖舔了舔上唇,弯身捧起余夏的脸,垂涎的用长长的舌舔了一口,“这么一张俊俏的脸,你无福消受了。”

尖长的指尖冒了出来,扣住余夏的脸,正当小妖想动手剥皮,一阵风吹来,小妖的十只手指如蜡烛般被风轻而易举的斩断。

“啊!!”反应过来的小妖惨叫连连。

“什么人!”蛇姬拂袖,一群小蛇朝风向的源处射去。

一道血色在空气中绽放如血红的玫瑰,只见翩翩白衣摆动,一眨眼的功夫,身影已经瞬移到蛇姬的身边。

“白煜。”蛇姬一惊,连忙退了几步。

“卖个人情,把这个人交给我。”白煜手腕一动,骨扇变成了普通的纸扇。

“我跟你有何人情可卖?魔君和妖王也在找六神器的下落,你还是别趟这浑水的好。”

“话不投机,动手吧。”白煜摊开纸扇,一抖,锋利的剑刃自扇骨弹出,淡紫色的魔灵自掌心漫出。

蛇姬也不示弱,两人大打出手,白煜并未留有余力,十招下来,蛇姬已然有些承受不住,最后一击时若非有人出手相救,蛇姬已经成了白煜的刀下魂。

“微蓝。”白煜蹙起了眉,对月微蓝救人的行径动了怒气。

“你先走。”月微蓝跟蛇姬说道。

“休想走。”白煜快速越过月微蓝,骨扇划过了蛇姬的右颊,淡紫色的魔灵附上她的血液,紫色瞬间布满了蛇姬受伤的脸颊。

“啊!!”蛇姬痛苦的大叫,手捂着伤口踉跄的退了几步。

女子视容貌如性命般重要,即便为妖也是如此,更何况被魔灵吞噬,即便日后换皮了,她的脸也不能如从前好看,这让蛇姬如何不发狂。

蛇姬瞬间丧失了理智,“白煜,我要杀了你!”

月微蓝看出了这是白煜的计谋,一把抓住蛇姬的手,喝道:“快走。”

“滚开。”蛇姬用内力直接把月微蓝弹开,锋利的爪子险些划破了月微蓝的喉咙。

眼见如此,月微蓝只能用法术强行把蛇姬送走,一眨眼的功夫,蛇姬便凭空消失不见了。

“你何时心甘情愿成了御翎的爪牙。”白煜的语气有些冲,好似兄长对待妹妹一般。

“我的事,你不必管。”

“你跟着文隼都比现在好,御翎只会利用你,等他的目的达到了,你的性命至于他而言不过是蝼蚁。”

“微蓝知道自己的性命微不足道。”月微蓝直起了腰板,御姐范的她,此刻更多了一种距离感,“您是老魔君的儿子,希望您能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多生事端,六神器魔君势在必得,劝你还是收手归隐吧。”

“我若说不呢?你难道还要对我出手吗?”白煜实在是痛心疾首,五百年前的月微蓝是邻家妹妹的俏皮可爱,怎会变成如今手染鲜血的杀人狂魔,她在魔界的事他略有耳闻,也知道她现在是魔妃倾城的左右手,倾城不想看见的人,全都是经过微蓝之手除掉的。

月微蓝抬眸看着他,眼底除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再无其他,“杀!”

“你…”

“任何伤害到魔君和魔妃的人,我都不会手下留情,你也不例外。”

...

“轻离与叶辉自小感情就很好,听说他们都是孤儿,在进玄天派之前就相依为命了,所以他们可以为了彼此付出所有。”碧落陷入回忆中,把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试剑大会上,梵卧和轻离打了两天均是平手,兴许是因为年轻气盛,又或者是情愫萌发,他们两越走越近,正值当时玄天派在选执掌弟子,落凤和轻离的实力不分伯仲,听闻当年玄天派的掌门更属意轻离,但后来不知为何,轻离却当了斗坊的坊主,而叶辉则成了灵坊的坊主。”

“你是说我…”风晚晴险些把师父二字说出来,顿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你是不是记错了,轻离不是灵坊的坊主吗?”

“这是为何我不得而知。”

“轻离的故事跟你和梵卧之间又有和关联?”

碧落敛了敛眉,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缓缓开口,“轻离手上的玲珑戟为梵卧所铸,当年为了给武器铸灵,梵卧被流魄伤了双目,当时正值执掌弟子大选,梵卧怕轻离被自己拖累便不迟而别到了百草谷。”

“然后跟你有了一段情?”风晚晴大胆的猜测。

“不,确切的说,是我对他有过一段情。”碧落苦涩的倾了倾唇角,“他的心至始至终都只有轻离一人。”

“愿闻其详。”

“师父答应可以出手救人,但有一个条件,要他入我百草谷,当时他的眼疾已经不能再拖延,权宜之计,我便替他应允了师父的要求,谁知当日轻离恰好寻来,听到了我所说的话,她很生气,便与我动了手。”

“梵卧帮了你,所以伤了轻离的心?”

碧落愕然,“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本章完结-

玄女驭皇,步步成仙《第182章 陈年旧事(一)》内容转载于互联网,本站只为原作者苏墨狸进行宣传。都市言情小说地图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