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商讨我们联合讨伐北林光武军的具体计划,以密信商议,不仅麻烦,而且有被光武军截取的风险。”

“我正有此意。”

......

南林在三林中实力最弱小,以前时常被中林欺凌。

不过到了最近几年,情况却发生了对调。

面对南林小人得志,在边境不断挑衅,中林一忍再忍。

这其中的原因,都是因为南方的上官家。

上官家控制的领地与南林接壤,体量比林家还未分家时更广大。

之所以一直没有吞并三林,一是林家虽然分裂,但受到外力时,还是有可能联合。若是强行占领,受到的反噬会让其实力大损。

二便是光武四大势力之首望天与上官家接壤,两家体量相当,区别在于将士的战斗力有些不相等。上官家本就一直处于弱势,若是再出兵,望天若是做什么事,上官家就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不过虽不能明目张胆用硬实力侵吞三林,却可以用软实力。

随着时间推移,十年的渗透下,南林当今家主——林安昌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亲上官派。

南林在他的掌控下,不断往上官家靠拢。

林轩在中林与林长标在商议,南林林安昌的府邸里来了一个老人。

老人坐在首座,林安昌则站在一旁,神色敬畏。

“大管家,事情就是如此。”

“辽东的光武军?想不到他们竟然还能逃出来。答应与中林合作,可以将所有兵力派往中林。只要有我们上官家在,保你南林无事!”

“是!”

......

咚咚咚——

清晨时分,北宫家一阵鸡飞狗跳,上百道衣衫不整的人影往议事殿赶去。

北宫善友等人到达时,就连平常很难见到人影的北宫龙因都已在。

看他眼圈发红,北宫师杰沉眉。

上首史樂哭伏于桌子上,史杏语在一旁小声安慰,气氛因哭声有些慌乱。

“母亲,发生了何事?”

“姑母,不管发生了何事,说出来便可,我们北宫家一齐共渡难关。”

“是我的外孙风青啊,呜呜——”

众人相视一眼,神色各异,史思恩上前一步。

“既然确定是风青,想来他不日就可以到达,姑母应该开心啊。”

北宫善友等人就算城府再深,脸色还是很难看。他们为取杨风青性命,付出的代价非一般人能想象。

“母亲——此消息一定要严密封锁啊!若是被吕家知道,我们——”

“还封锁什么,该死的贼寇——该死的黄赫煊,已经将我外孙杀了——呜呜——”

北宫善友等几兄弟与北宫师杰阴沉的脸色当即晴朗。

北宫龙因抹了把眼泪,走出人群。

“祖母,请让孙儿率领琴川军前往天佑城击杀贼寇为风青表哥报仇!”

北宫善友再次跳出来。

“万万不可!如今——”

“为何不可?龙因你率领五万大军,即日前往天佑!贼寇没有败走之前,你也不用回来了!”

“是!”

北宫族人又交谈了一会儿,说最多的话就是安慰史樂。

“党争祸国殃民啊!在如此艰难时候,为了争名夺利,竟还分兵收复天雄岛,光武国祚看来要到此为止了。”

北宫族人冷汗直流,无一人敢答话。

“哼!就你们这般怂样,永远也别想走出琴川!回去都想想家族的后路,下去吧。”

“是。”

待所有逃似的族人离开后,史樂宠溺抚摸史杏语的秀发。

“唉——既然如此,你就自己相一个如意郎君吧。”

“杏语年轻,还想等祖母给我选一个呢。”

史杏语的眼圈也有些红,没有觉得伤心,只是觉得很怪异。

自那日之后,她从记忆里挖掘出了很多关于杨风青的画面。

以如今思绪再去思考杨风青各个不合群的话语以及某些动作,她对杨风青起了惊奇之心,也有一些羞恼,只因小时候不懂事的一些事。

“待找到他,一定要亲自问问他是否还记得。若是记不得便好,但记得该怎么办?”

这是最近萦绕于她脑海的自言自语,此时不用再想那件事了,竟有些不习惯。

......

北宫善友等人回院,直奔书房。

书房中,邪老正写着什么。

“邪老神也,血红的办事效率令人佩服!”

“不愧是天下两大杀手组织之一,可惜请他们出手太难了,不然再请他们杀了老太婆。”

“我们三人合力才能请他们出一次手,还是在邪老联络下,不过现在看来是物有所值!哈哈哈——”

三人才不相信史樂所说的杨风青是被黄赫煊杀死,一个销声匿迹了五年的落魄子弟,哪用得着黄赫煊出手。

邪老愕然。

“老爷你们在说什么?杨风青被除掉了?”

北宫善友等人的大笑声骤然消失。

“难道血红还没有给邪老传信?”

“没有。”

“那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那个老不死的玩什么障眼法?”

北宫善友毫不犹豫摇头。

“不可能!邪老,你可以去询问血红是怎么回事吗?”

邪老从桌子底拿出几个大箱子。

“我正要与老爷说此事。血红回复在辽东找不到杨风青此人,以将赏金的百分之八十归还。至于那百分之二十,当做他们为了查清这件事损失的人手的补偿。”

北宫善友听到邪老之前的话,还都有种花了冤枉钱的感觉。

再听到后面,看那几个箱子,又有意外之喜。

“既然如此,看来那个杨风青是真的死了。”

“如此甚好,免得我们出手。”

“这些宝物物归原主吧,还有师杰你过去看看龙因。尽量给他些新兵以及老马,反正他就是去送死而已!”

“是,父亲。”

......

经过数个时辰的舟车劳顿,两个小恶魔的离别伤感被消磨干净。

才下马车,小雨荷拉着杨月儿便跑。

“冰儿姐姐,我们去找母亲。”

“慢一些,我又不是不让你们走。”

付美娥要做的事就是伺候李明月,将后院掌管好。

小雨荷和已颇得她宠爱的杨月儿才离去一日,她就有些想念了。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