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提醒你,要是不喝的话,恐怕他熬不过一个时辰。”笛儿,不愧是个妖孽!

没有退路,惊骇的知雨,只得接过血汁,含着泪将血水,“咕噜噜……”缓缓灌进云甄嘴里,云甄煞白的脸色渐渐红润,人也渐渐安静下来,

“你都对他做了什么?”眼瞅着笛儿,云丽直恨得咬牙切齿。

“你要让他脱离苦海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把那条神秘的通道打开,我保你们兄妹欢喜团聚。”

笛儿一声冷笑,突然伸长手臂,一把从知雨手臂处抓住云甄,将他随手一抛,“噗通!”就重新扔到了棺材里。

皇上!差点惊叫,知雨赶紧用手捂着嘴,她自然明白,太多情感表露,会给自己和公主带来麻烦。

“你这妖孽!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皇兄!”失去理智的云丽,此时不顾一切,对着笛儿扑了上去。

“别以为我敬你几分,你就敢蹬鼻子上脸?”手指轻扬,一股血腥的气味直通鼻翼,云丽感觉胸口一阵难受,她摇晃着身体,向着一边倒了下去。

“公,夫人!”知雨见状,赶紧跪着挪过去,扶住了她。

“带夫人上去,告诉她,本座有耐心等待。”笛儿随手一扬,便将手背在身后,两边乱串的磷火,此时纷纷绕道,躲到了一边。

皇上,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等公主醒来,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救你的。

挣扎着扶起云丽,知雨跟在笛儿背后,一步一回头,正要穿过灰色的墙壁,

“呜呜……”墙壁内隐隐传来奇怪的哭声,知雨虽然听见了,但此时的她,已顾不得别的,只扶着公主,向着来时的出口走去……

“皇兄,皇兄!”一路摇摇晃晃走出地窖,嘴里不时喊着兄长。云丽心中暗恨自己,只是一介寻常女子,又手无缚鸡之力,自然对这样的结果,没有半点办法……

三人很快回到了地面,在云丽的身后,只听“窟窿!”一声响,龙椅下的石块,又严严实实地盖住了洞口。

“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你们兄妹就可以团聚了,记住我说的话。”笛儿突然狂躁,伸手一把拎住站在龙椅边,浑浑噩噩的她,将她拉到自己近在咫尺的对面,伸出长舌头,缠向云丽的脖子,将娇小的云密举了起来,那张开的大口,正对着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口吞下云丽……

“呜……”骨肉被勒紧,发出恐怖的“吱吱!”声。窒息之感铺天盖地而来,脸色越发得煞白,云丽原本无力的双眼,突然睁得老大,双手本能地拽住笛儿细长的红舌。

“国师三思,公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只怕再也……”眼看着云丽脸色巨变,“噗通!”知雨跪在了地上,不停地朝着笛儿磕头求饶。

“滚!”笛儿手指一弹,知雨身体飞起,在空中划起一道弧线,“嘭!”一头撞向对面的墙壁,晕了过去。

“活着,也,没意思……”此时此刻,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云丽,自己似乎快要死了,父王母后,丽儿来接你们了。皇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救你了。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