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知铃花怎么想的,她从头到尾就没有寻过死。

有时候她甚至想过,如果自己真的去了那地儿,以后也在那样的地方一直生活下去,好像也不错耶?

至少她的爹爹娘亲们不敢再早上来了,她赚的钱的一部分分给那店里的老板,一部分揣自己的兜里,除了平日里的上工时间,其他的时间属于她私饶,她也算是彻底的无牵无挂了?也算是半自由的吧?

这样的买卖虽然是逼不得已的,但是好像却是她人生的另外一条路?

瞧,人生没有真正的失望,只要你想活就能够找出活路。

那时候铃花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但是她却是那样做。

他们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也不反抗。

店里的老板可能是见她比较听话,身上还有一股特有的气质,所以独独的没有把她那么早交出去,然后后来又有其他的老板看上她了,就这样几番下来把她送到了京城,才有了张宴洋之前见到的那一出。

铃花知道自己得上了那台子之后,多半是沦为一些人家的妾,她没想到自己到头来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不过虽然还是妾,但是可比之前在她老家那边那地主家去做妾,不知要好上多少倍了。

最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这里是她的爹地娘亲们够不到的地方。

想想她当初如果真的答应了她爹爹娘亲去做那地主家的妾,那她爹爹娘亲们见她过得好了,肯定会时不时的上门找她打秋风呗!

那个时候哪怕她能够凭借一些手段,在她那所谓的地主的夫家过得好,可能也会因为她爹地娘亲的打扰而把日子越过越糟糕的。

这京城可能是他们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到达的地儿。

在得知自己要上台的前一,铃花笑了。她终于摆脱了他们,只不过这摆脱的代价有些大罢了。

不过终归是摆脱了,那些是前半辈子缠绕着她的噩梦。

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做什么都会被骂,做什么都不会如他们的意,不用担心,刚发到那个月钱还没有拆热乎就又被劫了去。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人生,自己完全做不了主了。

这已经是这个世道上女人们的所谓的最坏的遭遇了,已经坏到这个地步,还能坏到哪儿去,对吧?以后的人生只有更好,没有更坏的。

可这一切在遇到她先生的那一刻全都崩塌了。

塌的一干二净。

铃花哭诉的过程中,张宴洋一言未发,最多轻轻的动动手。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就足以让人铃花暖心了。其实这一路上棉铃花也遇见了很多暖心的事,暖心的人,任何一件都比她爹爹娘亲,对她做的要好。

哪怕就是去上了拍卖台,其实终归也是她自愿的。那老板把它拍卖出去获得的银钱,其中一部分也会分给她。

想想她的爹爹娘亲们是怎么对她的。

她赚的钱早就抵过了他们之前养育她时所花费的,都不知要多出了多少来。

可是他们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激之心,反而认为这是应该的,并且还尽可能的在她的身上压在更多的剩余价值,直到榨无可榨了。

而她在路途中遇见的那些人。有的人见她有困难,会主动的伸出援助之手。不求有任何回报。有的会要回报,不过最多也是等价的回报。

真正的想要害她的人几乎她是没有见过的。

这么多年来她遇见过的最凶残的,最可恶的可能也就是她的家人了,除此之外找不到第二波比她家人们对她更加糟糕的人。

可她却傻傻的为她的家人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把自己也赔了进去,她为的是什么呀?

铃花也许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只是她不想承认罢了。

铃花的心态,张宴洋过了最初的气头上,后来慢慢的也就理解了。

铃花这姑娘上头有一个哥哥,可想而知在这个时代的平民老百姓家中,她的日子是有多么的不好过了。

她走投无路到了九重,以为自己的人生可以重新开始了,结果她的父母再次找上门来。

其中肯定是少不了一番哄骗的,也许铃花在面对她的客人们的时候,她可以只做自己该做的事,绝不做自己不该或不想的事。

但是面对她的父母她能够分得这么清吗?她分不清的,不然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了。

铃花心中始终是对自己的爹爹娘亲们还是有一丝丝的希望以及祈求的。

她希望他们能够良心发现看见她,她是存在的,她也是他们的孩子,她也是配得到爱的,为了这,她不断的付出付出再付出。

可最后把自己赔了进去了。她的爹爹娘亲,难道就会真的意识到莲铃花的好?意识到莲铃花也是他们的女儿?也配得到他们的疼爱了吗?

怎么可能呢?

他们是怎么样的人,并不会因为铃花做了什么而发生改变,他们始终是那样的。铃花的行为不过是飞蛾扑火,自找死路罢了。

哪怕就是铃花,把全东洲国的好的东西都碰到她的爹爹娘亲们的面前,她的爹爹娘亲们也不会如铃花的意的,不会真正的看见她,疼爱她的。

不过就是一对木偶人,你指望木偶人能做出什么有人情味的事来呢?

至于她的爹爹娘亲们,为了她大哥,怎么就能够做这些事儿呢?

呵呵!

如果她大哥不是一个男孩,如果这个时代没有赋予男丁是传宗接代的性质,以及男丁是一个家的门面的存在的话,她的爹爹娘亲们还会那般为了她的哥哥做那些事吗?

可能她大哥的待遇与铃花差不多吧。

由于各种限制,所以铃花如果真的想让让自己的日子好过起来,那就得不再受他们的掌控。这个掌控包括外在的也包括心理上的。

外在的是铃花的户籍由她的爹爹掌管着,她想要办个什么大事,都得她爹爹同意。

这是铃花轻易改变不聊事,她能够改变的能够掌控的是自己的心。

铃花这样的情况在九重不是个例。

九重已经有好几批的店二们成功的自立门户了。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