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一向无人,居然有人上香?

????陆凌天立刻往佛堂走去,德济寺佛堂内供奉的便是一尊观音大士法相,托净瓶,瓶插杨柳,右微抬捻莲花指,双目慈祥的俯视众生。莲花台下有一张供桌,桌上放着香炉火烛,此刻已被人点燃,淡淡檀香正是飘至香炉之。

????供桌前,离金玉双合十,双目紧闭,虔诚万分的拜倒在观音大士面前。

????陆凌天在佛堂门口一看,见离金玉背对着自己,那娇小的身影和高大魁伟的观音大士法相悬殊极大,一个是无依无靠被人欺凌的弱女子,而另一个却是法力无边以慈爱传闻的大佛。红烛跳跃的火光虽不明亮,却衬托的这一幕清清楚楚,尤其让人对离金玉心生怜悯。肯拜倒在神佛之下而又如此虔诚的人,有多少是因为自己已到穷途末路,才不得不期望神佛垂怜的。

????陆凌天走到离金玉身后,柔声道:“金玉。”

????离金玉并未回头,却小声道:“不要吵,我正向观音大士许愿呢。”她低头拜了拜,低声喃语,却不知在说些什么。

????陆凌天在一块蒲团上盘膝坐下,借着供桌之上的红烛烛光,他发现今日的离金玉比往日不同,长长的头发随意飘在脑后,头上擦着一支镶珠银簪,双耳挂着翡翠绿滴珠耳环,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绣花百叠裙,身段凹凸有致一览无遗,一股处子之香更是清晰可闻。

????又过了一会,离金玉直起身来,她扭头向着方仲微微一笑道:“我已向观音大士祈愿完毕,她定当保佑我心想事成。”离金玉画了淡淡峨眉,双唇更是鲜红欲滴,让陆凌天瞧得一怔。

????陆凌天收摄心神道:“你向观音大士祈愿什么?”

????离金玉有些调皮的道:“这个不能告诉你。”

????陆凌天道:“好吧,我不问,不过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愿不愿意随着我回去,离开大师。”

????离金玉皱眉道:“怎么你一来就要说这么扫兴的事,我们待会儿再说此事,好不好?”

????见离金玉软语相求的娇羞模样,陆凌天自然点头,离金玉接着道:“你我已好久没有相聚,趁着此地无人,何不品酒一盅。”

????陆凌天道:“在德济寺里喝酒,只怕对观音大士不敬。”

????离金玉道:“这是素酒,不打紧的,再说观音大士明辨是非,当然知道什么是权宜之计和迫不得已,也只有愚人才守着清规戒律不放。”

????陆凌天笑道:“你说得有些道理,那我出去买一些回来。”

????陆凌天刚要站起身去沽酒,离金玉已伸拉住他道:“我已备好了,你等我一下。”陆凌天只得又坐了下来,离金玉自己却走出佛堂,不久托着一直托盘走了进来,那盘放着两碟小菜,两双玉箸,还有一对白玉酒杯和一只陶制酒壶。

????离金玉把放着酒菜的托盘搁在二人间,陆凌天和她对面而坐,离金玉提起酒壶,分别在两只白玉酒杯之斟酒。离金玉提着酒壶的有些颤抖,壶嘴倾斜,咕噜噜的酒水从壶嘴之流出,如白龙倒挂,倒入白玉酒杯之,荡漾起片片碎玉。

????一股沁人酒香散发而出。

????陆凌天道:“真是好酒,你何处拿来这等酒水?”

????离金玉微笑道:“大师身旁什么东西没有,我便顺拿了一壶出来,这酒可还使得么?”离金玉一边说一边把酒壶放下,端起一只酒杯放在陆凌天面前。

????杯之酒微荡,被烛光一照,连酒水也变得红彤彤的。

????离金玉拿起自己的那一只酒杯,向陆凌天道:“陆大哥,请干了这杯酒。”

????陆凌天拿起酒杯,二人轻轻一碰,随后一饮而尽。离金玉闭目回味了片刻,说道:“还来此酒是这般滋味。”

????陆凌天笑道:“你偷了酒来,自己却从未尝过?”

????离金玉摇头道:“没有,再说一个人喝酒,这是闷酒,又有什么好喝的。”

????说得极是,所以你不该还留在大师那里,你愿意回来,陆大哥天天陪着你喝酒。”陆凌天又想劝说离金玉离开大师。离金玉拿起酒壶给二人各自斟满,笑着道:“陆大哥陪我,不怕央姐姐生气。”

????陆凌天道:“央宗天性就是如此,说话看似不留情面,但外冷内热,其实并无恶意。你若于她相处惯了,便知我所言不假。”

????离金玉笑道:“陆大哥果然对央姐姐知之甚祥,将来的陆夫人非她莫属了。”

????陆凌天愕然道:“将来之事谁又知道了,金玉何出此言?”

????离金玉面色一沉道:“陆大哥难道也是始乱终弃之人,央姐姐可是亲口在我面前承认,你二人在雪域共赴极乐,说不出的逍遥快活。她身有所属,陆大哥却说将来之事谁也不知?”

????陆凌天惊讶道:“此话从何说起,我与央宗清清白白,从未有越礼之事,她所说的共赴极乐,只怕你等有所误会。”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央宗在外人面前说起雪域之的事,偏偏讲什么不好,却说那观想极乐,虽然二人并无行为上的逾越,但神游物外,也不能说过于清白。

????离金玉道:“我误会?那你说一说她与你的共赴极乐是怎么回事?”离金玉轻轻端起酒杯,向陆凌天敬酒。

????陆凌天道:“这是她那佛门之的修炼之法,与我原佛门大不相同。”陆凌天一边说着当初自己和央宗在婆罗寺参与灵女选拔时的所见所闻,一边又把第二杯酒水喝入口。

????离金玉默默听着,但陆凌天说道那佛门竟然把双修之法宣之于大庭广众之间,且让旁人观想领悟,这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离金玉面色红润,双眼更是水灵灵的如要滴出水来。她的酒量尚且不如陆凌天,才喝了两杯,便已酒意涌上脸来。离金玉呵气如兰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央姐姐把你视为观想伴侣,也等于是与身相许了,你二人虽然行为无所逾越,但在心又何尝不是行过了周公之礼。”

????或许是此事实在旖旎,陆凌天回想之后,他的脸也不知不觉的发烫起来。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