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青帝的寝宫非常具有特点,乃是一棵拔地而起的苍天大树,所有的建筑物都若隐若现在树冠之中,看起来美轮美奂,充满一种原始的生命力。┡8 1中 『文Δ网

尤其是在这巨树的树冠上方,一座木制的青色宫殿耸立,充满某种自然气息,让人有一种看一眼就会很舒服的感觉。

很显然,树冠上方的宫殿,肯定就是东方青帝所居住的地方,便是苏阳、九戮真君、机关算尽计无窍三人的目的地所在。

不过现在看起来,想要抵达树冠上方的宫殿,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至少眼前这些生机拳印和霸意剑痕残留的气息,已是狂暴到不小心涉足其中,恐怕就算是苏阳也多半要嗝屁着凉的程度。

故,若想要进入承载着东方青帝的宫殿,先要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该如何度过这片看似不平静,明显也暗藏杀机的区域。

而选择有两种,一种是花费时间,慢慢的,一点点的,把所有的霸意剑痕、生机拳印残余的意境力量部抹消;一种是冒险穿过这片区域,寻找一切可能存在的缝隙,尽量避免碰触到霸意剑痕、生机拳印残余的意境力量。

对此,当苏阳、九戮真君、机关算尽计无窍三人在仔细勘查过后,就无比纠结和郁闷的现,他们若是想要实现这两种方案,整个过程可能并不轻松。

皆因,在这片区域之中,霸意剑痕、生机拳印太过密集,又因为千万年计数的时间以上的对峙,导致这片区域形成某种微妙的平衡,若想要打破这种平衡,绝对不是一件很容易和很危险的事情。

比如说,拆解正在对峙中的霸意剑痕和生机拳意,你应该先拆哪一个?亦或者说拆哪一个都不正确,必然会打破两者之间的平衡,以至于在拆解一方的过程时,受到另外一方的攻击,到时候将要面对霸意剑痕和生机拳印的同时攻击,这绝对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然,这还不是最难的地方,真正的难点是这里所有的力量都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并且很多地方还出现了叠加和配合的效果,导致牵一而动身,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爆部的霸意剑痕和生机拳印,这跟找死完没有什么区别。

可千万别忘记,这些霸意剑痕、生机拳印极有可能是来自五方天帝其中的两位,就算是他们已经死亡了一千九百万年以上,他们残留的力量也不是那么好碰的,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的小命玩完。

于是乎,在再三勘查过后,苏阳、九戮真君、机关算尽计无窍三人很快就确认到,想要进入东方青帝的宫殿并非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们必须按捺住自己焦躁的心情,并静下心来,一点一点的进行拆解,寻找一个更加微妙的平衡,直至成功破解出一条可同行的路。

故,在无比确定已经没有任何可投机取巧的可能性后,苏阳、九戮真君、机关算尽计无窍三人只能老老实实的静下心来,开始针对该区域之中的霸意剑痕、生机拳印进行一定程度的细心研究。

而若是为了推算出一条可行之路,无疑在这方面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是最擅长的,他们强大的计算能力在这时候起到了至关紧要的作用。

到是九戮真君虽然也有着不俗的计算力,否则就不会独创出奇妙的千兵之阵。

但是在计算方面的能力进行比较,很明显九戮真君和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相比就要有些相形见拙了,毕竟他的千兵之阵除了一定程度的计算能力之外,还跟一心千用,及本身兵魂的特性,有着极大的关联。

因此在这时候九戮真君帮不上忙了,只能有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二人合作来解决。

毕竟这片区域的环境太复杂,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一点意外生,更不允许有任何一丁点计算错误的事情生。

不,即便是九戮真君想要帮忙,也被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拒绝,与其让他在这里瞎帮忙,还不如让这家伙找找看是否有别的路。

对此,九戮真君肯定相当不爽,这不是质疑本真君的能耐吗?别忘你苏小子还是在本真君的调教下成长起来的呢。

当然,不爽归不爽,九戮真君本身还是很老实的,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能耐确实不咋地,所以不如老老实实的按照苏阳的计划行事,还是真的别在这里添乱了。

于是乎,九戮真君骂骂咧咧的,怀揣着很不爽的心情,却又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找找看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出路。

而对于九戮真君的心情如何,说实话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还真是不怎么在意,反正他们都知道此事不能出错,且九戮真君本身也没到如此不识大局的程度。

就这样,让九戮真君试试能否行大运找到一条出路之后,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就开始展开对霸意剑痕、生机拳印的解密。

无疑,这个过程非常像是走迷宫,玩解谜游戏,是一种很考验立体感官和计算能力的。

尤其是计算力方面的考量,必须精准到极致才行。

所以在这时候机关算尽计无窍提出小天脑进行辅助的要求,很明显这是非常必须的,但苏阳还是无奈的给拒绝了,道:“先很抱歉,小天这里出现了一些意外,可能无法帮忙了。”

机关算尽计无窍微微愣了一下,直至确认苏阳并没有撒谎,他的个人灵网终端现在确实处于待机状态。

对此,机关算尽计无窍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在这方面苏阳是不会说谎的,尤其是现在他也需要小天脑帮忙的情况下,更不可能无缘无故拒绝。

如此一来,就实在是太糟糕了。

但是再糟糕又如何?

事已至此,就算机关算尽计无窍再多说什么也没有任何意义,只能姑且暂时这样吧。

就这样,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开始对该区域进行破解,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可能性,必须稳扎稳打,一步一步的完成推衍。

故,为了方便推衍,在苏阳的提议下,先建立一个模型。

这个模型是根据四周的环境进行一比一的还原,保证连地上一粒碎石子都不放过,详细到让人指的程度。

然后,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开始朝模型上面添加该区域内充沛着的霸意剑痕和生机拳印,一个一个的添加,一个一个的修正,最后该区域的环境被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以绝对详细的方式进行了还原出来。

但仅仅只是还原,绝对还是不够的。

皆因这里所有的霸意剑痕、生机拳印都不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有得是叠加在一起,有的互相产生关联,所以这并非是拆火柴堆一般的简单游戏,必须找到稳定的平衡点和结构点,才能够详细无比的完成破解。

无疑,这个过程必须确保所有的霸意剑痕和生机拳印的模型,都必须跟该区域的一模一样,否则简单的拆解,还不至于让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麻烦成这样。

因此又是一轮修正和推衍,好在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的耐心都不错,双双一步一步的进行调整,保证所有的霸意剑痕和生机拳印的模型,都和该区域的一模一样,绝对没有任何一丁点疏漏之后,方才开始动手进行破解。

可别小看这个工程,当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尽善尽美的完成绝对一比一的模型之后,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半年,足以可见工程量有多大。

但是这工程量再怎么大,该做的事情绝对一点都不能含糊,所以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一点都不愿意马虎。

并且,一个好的模型建立完成之后,等同于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在单纯的反复计算和推衍之中过去,虽然枯燥和单调,但是这种排除法是最简单和高效的。

故,在这个不断的排除过程中,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经历了大约三万多次失败,方才找到一条距离最短,霸意剑痕、生机拳印最少,安悉数最高,可拆解数量最少的路径。

而这个过程已经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以至于让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在完成所有的破解之后,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花费如此多的时间。

然,即便是如此也是允许和必须的,当这条最优的路径被反复确认可行性之后,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二人也禁不住内心深处生出一股成就感。

但这仍只是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通过模型计算出来的结果,依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该区域内的实际情况和模型百分之百的吻合。

因此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再次进行一次排除法的计算,看看是否还能够找出什么备用方案,及在这条最优路径前进之时,若是遇到什么变数,应该如何的应对。

于是乎,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开始围绕着这个计划不断的推衍下去,反复确认了一遍又一遍,尽可能找到任何存在的遗漏。

对此,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另外一条路,早就已经放弃的九戮真君,在闲暇打坐之余,看到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还在围绕着这条最优路线,很是举棋不定的样子,他终于多多少少有点忍不住了。

“喂,我说你们两个家伙,是不是胆太小了?”九戮真君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百分之百的事情?更没有什么绝对的安,只有所谓的相对安。”

苏阳、机关算尽计无窍二人微微一愣,看着一脸不耐烦的九戮真君,或多或少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是啊,是我们执念了!”苏阳忍不住感慨一句,强迫症表示伤不起啊。

“没错,我们目前找到的这条最优路径,已经是最佳的答案,想要完回避是不可能的,想要一点危险都不遇到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在危险的范围内,找到最安的那一条路线就行。并且,按照我们推衍的结果,以我们的实力,即便是遇到变数也未必没有一试之力,已无需继续下去了。”机关算尽计无窍微微点头,也觉得确实有些太小心了。

是的,有时候在相对安的情况下,具有一定的冒险精神,其实也是必须的。

于是乎,在经由九戮真君这个局外人的一句点醒之后,苏阳和机关算尽计无窍不再追求绝对的安之后,就当机立断,决定开始闯关。<!--ouoou-->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