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追求剑…吗。”

自那日后,伊扶常常叨念着那句话,这令她的同伴感到担忧。

竹越道枝的其他人对此深有体会。

“道枝大人对我们也是这样讲的,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做起来真的太难了,说起来…道枝大人从来都没有野心,也没有说为了什么而练剑,能做到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

“你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吗?”金丝雀问道。

“那是自然,为保命,为地位,为了心爱之人,或为心中正义。”

伊扶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剑静静的靠在一旁。

“不要想太多,不要忘了你也是无所求之人!”金丝雀为她打气道。

“可惜,现在我已经有所求了。”她勉强支撑起笑容“他说得对,我在练剑时总会想着要如何让他站在我们这边,却没有想过我和剑之间的羁绊。”

她看着怀中的剑,闭目回想着与这把剑的点点滴滴。

“它是由我创造出来的,按理来说我们的关系要比所有的剑客和剑都更亲密。”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拔出剑时的样子,不管是作为希尔音还是伊扶,是在神界还是月域,这把剑从未有抛弃她。

从那天起,她在练剑时想的不再是将来辉煌的新国,而是属于她的战役。

她也确实做到了。

在竹越道枝将剑收起,单膝跪地向她表明自己的忠诚时,她的名字便代替了竹越道枝,成为了剑术界的月亮。

对她而言这是一场战役的胜利,也是她铁血之路的再次升华。

因为她在这一刻起有了野心。

“这次的胜利启发了我,我要让世人以后看见雷电便知是我希尔音,而非我的父亲。”

“我竹越道枝追随的人,一定可以做到。”

他站在她身后,对她表示了肯定。

“啊,我此次来是希望你们能支持新国的,所以你要效忠的人是新君,不是我。”伊扶摆着手,但竹越道枝否认了这一点。

“以剑让我们臣服的人是希尔音,我们只会追随你一人,你该坦然接受你的荣耀。”

她闻言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好。”

反正沃佩里翁的意愿便是她的意愿,相反,她的意愿也是沃佩里翁的意愿。

所以她不会去在意别人臣服的是他们间的具体哪个对象。

“那么,下一个目的地,上弦之座。”

她没有让竹越道枝的剑客们跟着,而是让他们前往时间神殿待命。

在出发前,竹越道枝为她们讲了关于上弦之座的事情。

就像是偷猎者和游鬼列车间的关系一样,上弦之座曾是组织“月相”当中的一个分支,但后来因为内部不和,月相逐渐分崩离析,唯独上弦之座坚挺了下来,并独立成一个全新的组织。

千丝织成黑夜,十指操控她的迷障,以永生之名引你坠入牢笼,剥夺意识和鲜血,以成全她崭新的华衣。

她是最黑的夜,也是夜幕上挂着的上弦之月。

她杀人于无形之间。

而这样神秘又恐怖的组织就招摇在月相镇,布下她甜美而危险的迷局——

“上弦之座目前正经营着一家珠宝鉴定店铺。”

“???”

“!!!”

“……”

三脸茫然。

“上弦确实随心所欲,一切全凭她的心情。”

竹越道枝这样说道,似乎对她有所了解。

“不过我们竹越道枝已经表明了支持新君的立场,相信上弦大姐也不会拒绝啦。”一名剑客凑到她们面前低声道。

“不要在主君面前多话。”竹越道枝制止了那名剑客。“那我们就先去时间神殿了。”

“好,之后见。”

告别了竹越道枝,伊扶一行便前往了月相镇,找到了这间名为上弦之座的珠宝鉴定铺。

在想进入店中时,她注意到入口处隐约有着淡淡的银光。

“等一下。”

她略施魔法,为那些银光施展了色彩,仔细看才会发现,那些都是极为纤细的丝线。

但就在她看清了那些丝线时,里面有人走了过来,那些丝线便也随之消失。

“客人进门难道不会遭遇生命危险?”金丝雀想到自己差点就毫无防备的踏了进去,心中泛起一阵寒意。

“你们又不是客人。”对面的女子笑道“已经收起来了,进来吧。”

走进店中,里面还没有什么客人,除了接应的女子外,里面差不多还有七八位穿着相同衣服的女子。

“抱歉,刚才只是想和未来的君主开个玩笑,还望不要怪罪。”女子引领她们坐下,伊扶瞬间明白了她便是这里的主人上弦。

“你误会了,我只是替新君前来,想向诸位询问新国成立的相关意见。”

“哦?”不知为何,对面的人似乎不太相信,她将那双深紫色的眸子眯起,轻抚着胸前的一颗坦桑石,饱含试探的打量着伊扶。

“听说只你一人便击败了竹越道枝三百七十一号人。”

她转移了话题,发问道。

“是。”

“哼。”她深表不满,在一声轻哼之后,在座位之间生出了无数琴弦般锋利的丝线,稍一动弹便会被划伤。“你收了我中意的男人,现在还敢来这里送死。”

“…那个,打断一下。”

眼看着要打起来,依瑟蒂却在此时突然开口,她丝毫未动,却有火焰燃烧了几人身侧的丝线。

“你的坦桑石似乎是假的。”

此言一出,店内的温度明显下降了许多。

原本在一旁听热闹的员工们都石化一般,停止了手上的工作。

这是上弦之座公开的秘密,除了上弦本人,其他人都明白那枚宝石是假货。

依瑟蒂表情平淡,似乎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反而补充道“你不懂珠宝。”

“坦桑石可是稀有宝石,你只看一眼怎么就知道是假的?”上弦不以为意,金丝雀猜测她以为这是她们使用的什么心理战术。

“哦,在我的家乡,这是随处可见的。”依瑟蒂说着就掏了掏口袋,在里面拿出一把经过热处理的坦桑石。

“看看真货。”

上弦眉心微蹙,她将胸前的珠宝取下,却没有拿它和桌上的宝石做对比,而是抚摸着那枚珠宝,陷入了深思。

“你怎么还随身带着宝石?”趁她沉默之际,伊扶凑近了依瑟蒂,问道。

“…”依瑟蒂扯了扯帽子,这是她不好意思时的表现。

“担心在别的世界里没有钱,这会很麻烦…”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