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忘尘,你别生气了,我和唐肆言没什么的。”

季暖刚离开人群的视线就急忙解释着,宋忘尘这个醋坛子的性子,她是最清楚的,必须说清楚。

“我知道。”宋忘尘应了一声,继续拉着她前行。

知道还这么生气,这是要干嘛啊!季暖一时无语,任凭他拽着自己到了思过崖。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风景,还有熟悉的人,季暖站在五味果树下,仰望着树上红通通的五味果,想起思过崖上的种种,会心一笑。

季暖摘......

墨鱼小说网未推出和提供任何APP下载【谨防受骗】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导航